您现在的位置:文化 > 我在故宫修家具,天桥奇遇“高人”,小木匠炼成古典家具修复师

我在故宫修家具,天桥奇遇“高人”,小木匠炼成古典家具修复师

日期:2019-11-03 17:38:13    阅读次数:4232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40年前,蹲在北京立交桥下等待工作的小木匠吴永忠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打开紫禁城里“皇帝没有打开”的盒子。

这是吴永忠“北漂”的第一天。他是一个农村孩子,出生在安徽南部的池州山区。吴永忠是他家五个孩子中最大的。为了供养弟弟妹妹上学,他在高中毕业前辍学,和家乡的木匠师傅一起去北京谋生。

"我没想到第一天就进入明式家具行业."

被业内专家带入圈子后,吴永忠经历了十年,不仅成为安徽东至古典家具协会主席,开创了自己的古典家具业务,还成为淘宝“极家”上一家中国家具店的技术指导,让濒危的工艺得以延续。

北漂木匠的反击

这有点像武侠片里的情节。那天,一位留着白胡子和白发的老人经过天桥,带着两个小木匠回来修理家具。其中一个是吴永忠。

直到后来,吴永忠才知道这位白胡子白头发的赵姓老人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地位。

日本占领北平期间,赵先生曾被带到军营当厨师。由于经常接触被俘的外国士兵,赵先生奇迹般地掌握了六种外语。几十年后,赵先生在北京朝外市场开了一家经典家具店,专门与外国人做生意。

那天一进院子,吴永忠就看到院子里的家具不是普通的家具,而是带有古老色彩和斑驳划痕的明清旧家具。有些人失去了一条腿,有些人的榫眼结构松动。

在这个院子里,吴永忠和他的第一任老师赵老先生学会了修理明式家具。从家具的拆解和装修,到打蜡、滚烫和烧胶,吴永忠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在房子的垫子上画画,学习明式家具的结构。

吴永忠回忆说,当时的“北漂”比现在苦得多。房子里没有自来水。吴永忠前天晚上总是储存一盆水。冬天到来时,这盆水将被一层薄冰覆盖。每天早上,吴永忠都会破冰而出,用苦涩的冷水冲洗,然后早早赶到北京的对外市场,用“现在学,现在卖”的英语与外国人讨价还价。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不久,大量外国人来到中国购买古董和文物。现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富裕的中国人已经购买了许多当年从中国流出的古董和文物。这些文物不仅见证了几千年的兴衰,也见证了新中国的繁荣。

当时,吴永忠已经换了雇主,在梁光平先生的广汉会馆做帮手,梁光平先生是一个古典家具世家的儿子。梁先生看到小木匠努力学习英语,经常带他去谈生意。

幸运的是,我能看到老板和他的两个伙伴,马未都先生和张德祥先生,围坐在一起聊天。吴永忠学习时经常坐在观众席上。偶尔,他会遇到一些他看不清时间的家具,所以他向几位老板征求意见。久而久之,吴永忠本人有一双灵巧的手和一双睿智的眼睛。

经商十年后,这位年轻的木匠终于成为了一名专家,并在北京的庐江开了一家名为“永兴堂”的店铺。

这些年来,错过了几十亿

自1989年开业以来,吴永忠已经移交了1000多件明式家具。他曾经开玩笑说他已经错过了数百万。

从80年代末到现在,普通明式家具的价格可以翻一番,而稀有珍品可以翻几千倍。在过去的30年里,北京市中心的房价仅上涨了30到50倍。

吴永忠曾经在明代买了一把黄花梨木椅子。价格是3万元。他保存了四年,卖了50多万元。如果你把它放在现在,恐怕你仍然可以卖得更高。

“我是商人,不是收藏家。有时候我知道东西可以升值,但当我遇到买家时,我必须卖出去!”

在互联网兴起之前,销售古典家具最重要的是“速度”。在当地购买家具后,供应商将向北方、上海和广州的商店经理发送信息。那些想要的人会带着现金赶到那个地方看货物。他们将一举买卖货物。他们不会食言,而只是依靠他们的视力。

吴永忠主要经营苏佐家具,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江浙省旅行。为了买到好货,我经常在半夜接到消息后立即赶到机场。我总是带着我的银行卡一个人去那里,当我回来的时候,我会拉一辆装满家具的车。

家具一到北京,收藏圈的常客就会来看。任何喜欢某件家具的人都会用笔在家具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家具在他付钱之前就属于他了。王刚、张林铁等文化名人是永兴会馆的常客。

“收藏圈里的人都很有信誉。一旦预订,基本上没有人会食言,所以基本上是“先到先得”。

由小贩设立

混合古典家具十年后,吴永忠已经长了一双金色的眼睛。即便如此,他年轻时还是支付了很多“学费”。

当地家具供应商经常为店主设立“套”。

山东滨州曾经有一个小贩,他邀请吴永忠去看一个“明朝”黄花梨案件。据说在“打土豪分田”的时代,一个当地农民把它从一个大家庭中分离出来。那天中午,吴永忠到达山东滨州。当他想去乡下看货物时,小贩说农民们白天必须工作,要到以后才能去。

吴永忠经过几片荒野时,已经是黄昏了。当他在灯光昏暗的小泥屋里用白炽灯仔细观察时,突然灯灭了,整个村子陷入了黑暗。

这位农妇用带有山东口音的普通话解释说,为了省电,村民们已经同意晚上10点后关掉开关。吴永忠只好拿出手电筒,一寸一寸地看着。虽然他没有看到它在哪里是假的,但他不确定。

这时,他旁边的小贩又开始煽风点火,说第二天早上会有人来看他。如果他不能确定,第二天可能是别人的。经过深思熟虑,吴永忠当晚还清了钱,连夜带着这个案子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山村。

人和货物到达北京后,吴永忠发现了问题——箱子边缘在交付过程中裂开了一个小裂缝,黄木明显暴露在这个裂缝下。放置数百年的明代家具会被氧化到一定程度,用黑木和暴露的黄木证明这个案例是现代专家复制的。

“我们都在赚钱的同时送货。你错了。这表明技能差的人找不到其他人。”因此,几十年来,吴永忠一直在实践自己的做事方式,也在磨练自己的家具技能。

我正在修复紫禁城的文物。

从紫禁城运到首都博物馆的木箱被密封了。

数百年来,它都是由掌管皇家国库的官员粘贴的。这些木箱里装着清朝皇室的备用家具。每次官员清点人数时,他们都必须在木箱上多贴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某某年有人清点过”。

皇帝使用的每件木制家具都将由民间工匠制作成两套,以便损坏后能及时修复。这些木箱里的那个是备用的。

许多这些多余的家具自康熙和甘龙多年前就被灰尘覆盖了。作为首都博物馆的古典家具修复者,吴永忠亲自见证了数百年后的“拆包”。

数百年来,打开满是灰尘的箱子后,里面的桌椅像新的一样干净,没有任何划痕。然而,榫眼结构只需轻轻一碰就会松弛,因为榫眼结构上的胶水已经风化并脱落。

为了成功展示这些文物,必须重新粘合。吴永忠介绍说,这种胶水是用猪皮脂肪经过特殊工艺制成的。

过去,手艺是由男人传给女人的,而传统文化在最近几十年里已经衰落了。目前,全国只有几十个人能用这种工艺修理古典家具。

接管皇宫家具的修理工作纯属偶然。

首都博物馆馆长王先生也是一名收藏家。他经常去永兴会馆。与店主吴永忠聊天时,他说有一批从紫禁城运来的家具无人修理。他深表遗憾。

吴永星有几十年的手艺,所以他自愿在2002年成为首都博物馆的古典家具修复师,来回修复数百件故宫家具。这些家具也陈列在首都博物馆的围墙内。

吴永忠说,在过去的100年里,无数的文物被运往国外销毁,中国的其他文物需要我们的妥善保护。

新中式家具不如原来的明式家具好。

今天,吴永忠的桌子上总是堆着一些清华和美术学院学生设计的“新中式”家具画。请批评和纠正他。吴永忠坦率地说,在这些“新中式”设计中,有十到六七个在结构上是不合理的。

作为古典家具界的“六先生”,吴永忠对近年来年轻人喜欢的“新中式”家具颇有微词。他说,虽然新中式很漂亮,但许多家具的结构设计不够合理。

然而,明式家具不同。这是一种古典风格,由文人和官场不断设计和改进,数百年后才安定下来。无论是结构还是美学,都可以传递给未来。

简而言之,“新中式”家具可能在数百年内都无法使用。即使它能被使用,后代也不一定会接受这种美学。”

收藏家具几十年后,吴永忠发现,似乎从2010年开始,收藏的好家具越来越少。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各地都在进行拆迁。拆除前,一批古董家具浮出水面。随着老房子越来越少被拆除,旧家具变得越来越少。

当一个人贫穷时,他会想到改变。吴永忠在淘宝上开了阿明家具店。这种风格是他在几十年积累的基础上一对一复制的。因为它不是古董,所以不会以“天价”出售明式家具,普通古典家具爱好者可以使用明式家具。

吴永忠还在一家中国家具店担任技术顾问,这家家具店落户于“极其富裕的家庭”店主是一个懂电子商务但对传统家庭文化了解有限的年轻人。另一方面,吴永忠是老一辈的工匠,他希望通过商业手段传承自己独特的技艺。

因此,吴永忠接受了这位“弟子”,并把他的榫卯工艺传授给设计师,设计师们被允许通过淘宝产品设计将工艺传播到成千上万的家庭。

江苏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