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化 > 那些不为人知的引用和借鉴如何成就了莎士比亚

那些不为人知的引用和借鉴如何成就了莎士比亚

日期:2019-10-22 03:59:13    阅读次数:4690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资料来源:文汇报

毫无疑问,莎士比亚在英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然而,有许多莎士比亚作品借鉴他人作品或民间故事的例子。即使到了极点,莎士比亚戏剧的历史也是一部借用或模仿的历史。他的戏剧甚至重新定义了“原创性”。日前,文学研究者傅光明在他的新书《莎士比亚戏剧的黑色历史——莎士比亚戏剧“原型故事之旅》(The Black History of Shakespeare ' s Plays)——中,详述了这位伟大剧作家莎士比亚创作过程中许多未知的“引语”和“参考文献”。通过故事的主题、人物、情节结构和语言风格,读者可以体会到,尽管不断有争议,甚至托尔斯泰这样的文学巨擘的质疑,莎士比亚仍然是一位具有非凡创造力的作家。他把天才的创造力聚集在所有的文本之上,成就了莎士比亚戏剧的经典和不朽。

傅光明与其说是为了澄清莎士比亚的参考历史,不如说是为了通过这本书来探索莎士比亚戏剧对现存文本和传说的超越。作者为我们所做的文本的仔细阅读和比较证明,在欧洲大陆或岛屿上流传的故事只有在被莎士比亚的艺术独创性润饰并被他的才华所感染后,才会成为人类历史上不朽的经典。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莎士比亚的戏剧与其说是这些故事的原型,不如说是莎士比亚的戏剧赋予了这些古老的故事“现在”的生命力,所以今天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莎士比亚的戏剧和它们闪耀的人性之光来记住它们。

诚然,正如学者熊辉在该书序言中指出的那样,莎士比亚对再创作的借鉴并不是莎士比亚研究中的新课题,但在中国以前并没有对其进行过专门的研究,所以很遗憾读者不能完全掌握莎士比亚戏剧的全貌。有鉴于此,我们为读者编辑了这本书的一些内容。

编辑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真的发生在维罗纳吗?

莎士比亚要求叙述者在戏剧开始前说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第一句话:“故事发生在风景如画的维罗纳。”维罗纳被誉为意大利最古老、最美丽和最辉煌的城市之一。它的拉丁语意思是“格洛丽亚之城”。它于2000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然而,这一切似乎不亚于一部戏剧的魔力和永恒,即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写于16世纪末,仅仅因为它是莎士比亚的“文学故乡”罗密欧与朱丽叶。剧中罗密欧对朱丽叶的“阳台求爱”给无数渴望持久爱情的年轻男女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朱丽叶在维罗纳的故居和阳台每年吸引数百名游客前来朝拜。

此外,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维罗纳收到了大约5000封来自世界各地的给朱丽叶的信,信封上只有“来自意大利维罗纳朱丽叶”的字样。20世纪80年代初,维罗纳成立了一个由1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朱丽叶俱乐部”(Juliet Club),专门负责给那些渴望、观察和相信爱情的人赋予朱丽叶信心。它还设立了最佳书信奖(Best Letter Award),并于每年2月14日情人节举行颁奖仪式。

如果我们追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起源,我们可以在5世纪希腊传奇小说《以弗所书》中找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源头。这是罗密欧和朱丽叶第一次服用安眠药来逃避不情愿的婚姻。1476年,那不勒斯出版了意大利诗人马萨楚·萨利尼塔诺的第二部《故事集》。《马利奥托和尼安萨的故事》中的第33个故事讲述了女主人公“被怀疑死亡的昏睡”和“在一部假戏中举行的葬礼”。这个故事与主人公没能及时从僧侣那里得到他的爱人还活着的信息交织在一起,但是这个故事并没有涉及到两个制造不和的家庭。此外,故事发生在锡耶纳,而不是维罗纳。

1554年,在意大利小说家马特奥·班德洛(matteo Bandello)的著名短篇小说集中,《罗梅厄斯与朱丽叶》就是基于这一材料出现的。最重要的是增加奶妈简单、忠诚、幽默的性格形象。与此同时,窗外阳台和绳梯的场景也首次出现。故事结束时,朱丽叶从坟墓中醒来,与罗科·米厄斯进行了短暂的交流。1559年,法国作家皮埃尔·鲍斯·杜(Pierre Baues Du)从这本小说集中挑选了六部小说,并翻译成法文。他出版了一本名为《悲剧故事集》的书,其中第三本是关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法文翻译不仅增加了卖毒品者的角色,还把故事的结尾改为:罗密欧在朱丽叶醒来之前就死了,朱丽叶用罗密欧的刀自杀了。

这部法文翻译小说也成为亚瑟·布鲁克(Arthur Brooke)1562年出版的长篇叙事诗《罗米厄斯与朱丽叶的悲剧》的直接来源。英布鲁克在序言中提到,他看过一部情节相同的舞台剧,所以有些人猜测莎士比亚是否看过这部戏,并以此作为参考。

有趣的是,1594年,意大利作家科尔蒂出版了《维罗纳的故事》,认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是1303年发生在维罗纳的真实事件。但是在那之前,没有维罗纳市的编年史家提到过这件事。

为什么福斯塔夫成为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喜剧角色?

今天,几乎可以说任何对莎士比亚戏剧有一定常识的人都知道福斯塔夫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喜剧人物之一,经常与丹麦王子哈姆雷特和威尼斯商人夏洛克一起被称为莎士比亚最复杂的三个人物。

福斯塔夫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历史剧《亨利四世》中最迷人的喜剧角色。坎普(Kemp),擅长喜剧,尤其是伊丽莎白时代粗俗的小丑表演的演员兼舞蹈家,是莎士比亚早期喜剧中最早也是最著名的演员之一。他的名字与包括福斯塔夫在内的几个小丑关系密切。这也证明了中国戏曲中的一句老话:“千旦易得,丑旦难寻。”

据说伊丽莎白女王对《亨利四世》中的福斯塔夫非常着迷,她很高兴在新剧中看到这个“老恶棍”是如何做爱的。为了赢得女王堂弟的好感,她的堂弟大人命令莎士比亚在三周内写一部福斯塔夫“浪漫”的新剧。

三周后,莎士比亚的作品——快乐的五幕剧《温莎的快乐夫人》——完成了,剧团很快排练完毕。4月23日,该剧在女王宫温莎城堡首映。顺便说一句,朱生豪将该剧翻译成《温莎的风流娘们》,不仅对原文不忠实,而且容易导致模糊的联想。

我不知道这是否与女王对福斯塔夫的偏爱有关。坎普的成功和剧团的影响力在1598年达到顶峰。作为剧团的一个支柱,他的声誉远远超过编剧莎士比亚。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一些伦敦人,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底层喜欢看戏剧的人,可能不认识莎士比亚,但没有人认识坎普。对于把莎士比亚的戏剧视为经典的后人来说,更难想象的是,在莎士比亚成为“内政部长剧团”的顶级编剧之前,剧团的摇钱树是肯普,他以吉格斯舞而闻名。即使莎士比亚不愿意,他也只能遵循“战俘营法”——这就是那个时期的莎士比亚戏剧。无论是《无论发生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爱情的徒劳》、《威尼斯商人》还是《仲夏夜之梦》,都有一系列为坎普量身定制的小丑,尽管从戏剧结构的角度来看,这些角色似乎画蛇添足。

虽然莎士比亚可能很久以前就讨厌坎普,但他知道只有当剧团赚钱时,在商演演出才是有利可图的。然而,最终,坎普在“环球剧院”(Globe Theater)建成并开放之前离开了。到目前为止,没有材料显示他为什么离开。有句谚语说莎士比亚把他吓跑了。尽管福斯塔夫仍然向观众承诺,《亨利四世》的演出将在《亨利四世》(II)结束前不久进行。结果,福斯塔夫在“环球剧院”的第一部“亨利五世”中失踪。至少从剧本的角度来看,莎士比亚“赶走了福斯塔夫”。

奇怪的是,坎普的离开与福斯塔夫在亨利四世中的结局非常相似。在第五幕中,福斯塔夫充满了这样的想法:在他陪伴了一整天的老酒友哈尔王子成为新国王亨利五世之后,他终于可以升天了。出乎意料的是,他收到了亨利五世尖锐而残酷的嘲讽:“我不认识你,老头!开始祈祷,傻瓜和小丑的头上长着白发,多么不成比例啊!这样一个人在我梦里很久了,暴饮暴食,浮肿,如此苍老,如此庸俗。但是当我醒来时,我看不起我的梦!”怀着同样的情感,这个阵营不总是一个为年轻的莎士比亚在梦中游荡的庸俗的人吗?

1599年是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分水岭。至少在他写剧本的时候,他不再被小丑坎普束缚。他的戏剧中仍然有小丑,但这个小丑不再是《威尼斯商人》和《仲夏夜之梦》中的小丑,而是《第十二夜》中的小丑,和你一样快乐。当《哈姆雷特》和《李尔王》被写成时,它就成了具有戏剧力量的悲剧小丑。从演员的角度来看,只有在“环球剧院”(Globe Theatre)建成后,英国戏剧才真正进入莎士比亚时代。

托尔斯泰为什么鄙视莎士比亚?

“不管人们说什么,不管莎士比亚的戏剧受到多么好的赞扬,不管他们把莎士比亚的戏剧演得多么好,毫无疑问,莎士比亚不是艺术家,他的戏剧也不是艺术作品。就像没有节奏就没有音乐家一样,没有适当的限制就没有艺术家,从来没有。”

如今,莎士比亚的戏剧早已被视为世界文学经典,俄罗斯文学巨擘列夫·托尔斯泰对莎士比亚的评价是如此苛刻。此外,这种评价并不是盲目和笼统的。

托尔斯泰晚年在1903年至1904年间写了一篇题为“莎士比亚及其戏剧”的长篇文章。为了写专著,托尔斯泰“尽一切可能通过俄语、英语和德语文本仔细研究莎士比亚的所有戏剧”。他总觉得莎士比亚的戏剧不仅是杰作,而且很糟糕。他认为:“莎士比亚作品中的所有人物都不会说他们自己的语言,而是经常说同样的莎士比亚式的、刻意的、人为的语言。这些语言不仅是剧中的人物,也是任何活着的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习惯说话。......如果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嘴里有不同的词语,那只是莎士比亚为他自己的人物说的话,而不是为他们自己说的话。例如,莎士比亚为国王说的往往是同样冠冕堂皇的空话。他写的应该被描述为诗意的女人——朱丽叶、苔丝狄蒙娜、科迪莉亚、伊莫金和玛丽娜——也是莎士比亚虚伪和悲伤的话语。莎士比亚对他的恶棍理查德、埃德蒙、伊阿古、麦克白等几乎没有说错什么。他向他们吐露的恶意感情从来没有被那些恶棍自己吐露过...因此,人们相信莎士比亚在人物塑造上的完美主要是基于李尔王、科迪莉亚、奥赛罗、福斯塔夫和哈姆雷特。然而,像所有其他角色一样,这些角色的个性不属于莎士比亚,因为他们都是借用了他的前辈的戏剧、编年史和短篇小说。所有这些角色都没有被他改进,但大部分都被他削弱或宠坏了。”

人们把托尔斯泰视为上帝派来的莎士比亚的天敌。

虽然托尔斯泰不太喜欢奥赛罗,但他“因为他那浮夸的胡说八道而堆积得最少”,并不情愿地认为它是“莎士比亚最差的戏剧,如果不是最好的话”。尽管如此,他用笔猛转,恶毒地指出“他(莎士比亚)描述的奥赛罗、伊阿古、卡乔和阿米莉亚的角色远不如意大利短篇小说(即钦奇利亚的《摩尔船长》)中的生动和自然”。

托尔斯泰毫不留情地指出:“莎士比亚戏剧中的伊阿古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骗子、叛徒、抢劫罗德里格斯的自私的家伙,以及总是在所有坏把戏中成功的赌徒。因此,这个角色是完全不真实的。”

这不是故事的结尾。在托尔斯泰的《不揉沙子的艺术》中,“人们之所以把塑造人物的伟大技巧放在莎士比亚的头上,是因为他确实有特点,特别是当有优秀的演员表演或受到肤浅的观察时,这种特点可以被认为是善于塑造人物。这个特点是莎士比亚擅长安排能够表达情感活动的场景。”换句话说,莎士比亚在塑造人物方面赢得了“高超技巧”的声誉,这要归功于舞台上优秀演员的“表演”,尤其是平庸观众的“肤浅观看”。

但是托尔斯泰没有忘记,”莎士比亚的崇拜者说,他的写作时代不应该被忘记。这是一个残酷和野蛮的时代,一个时尚和华丽风格的时代,一个生活方式与我们截然不同的时代。”然而,当托尔斯泰把荷马放在天平的另一边来衡量莎士比亚的艺术时,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原因。因为,“像莎士比亚的戏剧一样,荷马的作品也有许多我们不同意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尊重荷马作品的美。”显然,托尔斯泰非常敬重荷马。然而,莎士比亚并没有得到法律的承认,而且被极度轻视。他说:“我们称之为荷马的作品是一个或多个作者在身体和精神、艺术、文学和独特方面都经历过的作品。另一方面,莎士比亚的戏剧是抄袭的,肤浅的,人为修补的,是一时冲动编造的。他们与艺术和诗歌毫无共同之处。”

索伦对莎士比亚戏剧的见解总是与普遍的共识背道而驰。例如,他认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像李尔王一样说话。他认为莎士比亚戏剧中的所有人物都犯了语言无节制的通病。不管是情人、垂死的人、战士还是垂死的人,他们都会对驴唇不对马嘴做出意想不到的胡言乱语。他写这个主要不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是为了谐音押韵和语义双关。

事实上,托尔斯泰并不孤单。早在200多年前的1693年,在莎士比亚去世25年后出生的托马斯·赖默(Thomas Reimer)的专著中,他在他的著作《悲剧的短论》中尖锐地批评了莎士比亚:“我们看到的是流血和谋杀,描述的风格类似于在伦敦处决场被处决的人的遗言和自白。”“我们的诗人,不管所有的正义和理性,不管所有的法律、人性和自然,都以某种野蛮和专横的方式处决和蹂躏落入他们手中的人。”"在这部戏(奥赛罗)中,悲剧部分显然只是一场血腥的闹剧,也是一场平淡无奇的闹剧。"这样,赖默就成了托尔斯泰的老知心朋友。

尽管托尔斯泰无情地抨击莎士比亚,莎士比亚似乎毫发无损地逃脱了。一些评论家甚至认为托尔斯泰的莎士比亚观点是基于武断的假设。德国诗人海涅曾与托尔斯泰提出针锋相对的观点。他毫不吝惜地称赞李尔王。在海涅看来,莎士比亚的戏剧是一个迷宫,批评家很容易迷失在其中。"批评莎士比亚惊人的悲剧几乎是不可能的。"

无论争议如何从世界流传下来,毫无疑问,莎士比亚的戏剧作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作品,一直被保存在文学史上。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