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军事 > 请祖国检阅 | 三代人的蓝天梦

请祖国检阅 | 三代人的蓝天梦

日期:2019-11-12 20:39:12    阅读次数:4545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陈刚是南方战区空军航空兵师指挥官,是今年国庆阅兵支援飞机梯队的指挥官。他的父亲陈景堂是第一代新中国飞行员,他们参加了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战争。1981年北京大学演习后,他是阅兵中空降舰队的指挥官。陈刚的女婿龙逸飞也是今年国庆阅兵空中梯队的飞行员,驾驶着中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大型军用运输机——20架,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查。三代飞行员,三代读者,强大军队的梦想将继续在这个家庭的三代人之间传递下去。

陈刚(中)和支持梯队的飞行员参加游行(余永乐照片)

招聘时,我父亲不在,母亲在家。接到通知后,我妈妈哭了,她说她不想让我去。她说我余生都在担心你父亲。一旦你成为飞行员,我会担心你一辈子。

1981年,18岁的陈刚高中毕业,没有告诉母亲就申请了飞行员。

我母亲强烈反对我成为飞行员。当时,当当地武装部队部门来我们家征求意见时,我不让我母亲说话。她也看到了我的想法。我当飞行员时,另一个父亲非常支持我。

那一年,陈刚的父亲陈景堂在华北张家口地区参加了802演习,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军最大的一次军事演习。

演习结束后,陈景堂作为空降舰队的队长驾驶战斗机,接受了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检查。陈刚没有想到在38年后的2019年,他和他的父亲会在同样的位置上接受审查。

当时,在我体检后,我父亲不在家,他去执行802运动任务。就像我现在的位置一样,梯队长机,当时他们是空中舰队空降,空降伞兵梯队。

陈刚父母和女儿的照片

陈景堂生于1933年,1951年入伍。他是美国空军早期的飞行员之一,他是为了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而退出战争的。受童年时代的影响,陈刚很久以前就梦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我在军营中长大,当我很小的时候,我会和我的同伴一起趴在机场的草地上看飞机起飞和降落。我的父亲,一个来自山东省的1.8米高的男人,当时穿着高跟鞋。他的裤子塞在飞行靴里。他穿着一件飞行夹克,一顶军帽和一个飞行图表包。从小,他就觉得他们很骄傲。当时,当我说出我的想法时,我并不认为我能成为一名飞行员。我一直都有这个梦想。

陈刚从报名飞行到从航空学校毕业,已经有三年半没有见到父亲了。在此期间,他的父亲会每周给他写一封信,鼓励他学会飞得好。

他很严格,不怎么说话。有时他在沙发上无话可说。当他看电视时,他“哼”了一声,这让我害怕。到达幼儿园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希望我能在那里努力学习,并试着飞出去。从现在开始,我们交换了信件,基本上一周一封。直到我从航空学校毕业三年半后回到军队,我们才见面。

命运似乎开始在两代人之间重演。陈刚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他父亲的部队。之后,我驾驶着我父亲飞过的飞机,甚至睡在我父亲睡在飞行员宿舍的床上。

我们都服从分配。就我而言,我真的不想回去。我认为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瞄准任何地方。我不想在家。结果,我又被分配到我父亲的大队。机械师说,那时候他和你父亲一起驾驶这架飞机,现在他和你一起驾驶这架飞机,所以他意识到我和我父亲驾驶同一架飞机执行任务。我父亲让飞机停飞后,他把我放在我父亲睡觉的床上。

陈刚参军的第二年,他的父亲陈景堂达到了空军最高飞行年限,被停飞并退役。陈刚说,他父亲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不能乘坐国内飞机。

他甚至没有驾驶国内飞机。第一架飞行的是美国c-46,这是缴获的战利品。我国进口前苏联的安型飞机后,他改装了安-26飞机,不用飞越国内飞机就退休了。

陈景堂退役后,陈刚的军队改装了国产云8飞机。陈景堂在他很好的时候去机场看他的儿子飞行,他还读了一些陈刚不时留在家里的航空理论书籍。

尤其是在我改变了我的命运8之后,他没有飞过。他说我看到你的财富发生了什么事。他有时翻看我放在家里的书,有时坐飞机时他经常去机场看看。我觉得他仍然怀念和眷恋飞机飞行。

支援与支援梯队飞行训练(余永乐照片)

2008年5月13日,汶川地震后的第二天,已经是代表团团长的陈刚第一个乘坐运输-8飞机向灾区运送救援人员和物资。这次任务让他深深感受到空军运输能力的不足。

5月12日地震那天晚上,我们接到了这个任务。这一切都在5月13日清晨准备好了。我们团派出了10架运输机。我是第一个起飞的。当时,我觉得我国的运输能力太低了。我在一架飞机上只有100多名伞兵,而一架大型运输机可能有数百名伞兵。当时的情况,我希望我们的全运会能早点出来,解决我们的战略传递问题。

空军航空兵师长陈刚带领全体官兵在运-20飞机装卸仪式上庄严宣誓。新华社(刘华英)

汶川地震八年后,2016年7月6日,国内大型飞机云-20终于部署了部队。这时,陈刚已经是西部战区第一个接收-20的空军航空师指挥官。仪式中,他紧握右拳,带领官兵一起宣誓。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应该说,运-20列车标志着我国战略运输能力的飞跃。可以说,战略交付能力能够达到扩大国家利益的目标。当时,我在装货仪式上非常兴奋。我宣誓全师保护国内大运会飞机。我们是第一批中国重型装备和部队。我们必须飞行并使用20个国家的重型设备。

陈刚和女婿之间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在运送20个单位的一年后,陈刚被移交给南部战区的空军一个师指挥官,领导官兵接收运送的20个单位。不幸的是,他无法飞向20人组。他的女婿龙逸飞最终成为了云20的飞行员。

我很自豪我的女婿驾驶着我国最大的运输机运-20。因为我父亲没有乘坐国内运输机,我也没有乘坐大型国内飞机,所以我乘坐的运-8和运-9只有中型飞机,我对我女婿这一代能够乘坐大型国内运输机感到非常欣慰。

龙逸飞生于1986年,2006年入伍。2010年从航空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西部战区的一个空军部门。第二年,他被介绍给他的妻子,陈刚的女儿陈瑞。2013年,龙逸飞嫁给了陈瑞。既是岳父又是领导人的陈刚主动降低了自己的形象。两人私下里很快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得很好。

我不想把我的工作状况带回家,但有时我让他拿定主意。有时候我们两个单独出去吃饭,或者一起做点什么。我听他的,所以他会觉得轻松多了。他开始对我做些什么,但现在没有了。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与沉默寡言的父亲陈景堂不同,女婿龙逸飞总是就飞行和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向陈刚寻求建议。在陈刚的帮助下,龙逸飞很快成为云七号最年轻的船长。2016年,龙逸飞被选为第二个纠正装运-20的试点。

我觉得他做得比我好。他经常问我,他总是想向我学习一些东西,他经常问我,我很少问我父亲。包括他换了交通工具后——20岁,我又从他那里了解到,你对交通工具有什么看法——20岁,你怎么飞,我还会问他一些交通工具——20岁的问题。

云20(王淼拍摄)

云-20机组由机长、副驾驶员和第三名驾驶员组成。与之前的第八届和第九届奥运会相比,奥运会的运营理念和角色分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前副驾驶龙逸飞是游行队伍中的第三名飞行员。他的任务是在米和秒内引导飞机通过天安门广场。

龙逸飞:这次任务给我的职责分工是飞行员计算,相当于飞机的飞行员。因为即使你的高度变化了10米,空气中的风向和风速也是不同的。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你将错过这个大事件,因为在空中我们以80×80米的间隔飞行,前面有飞机,后面有飞机,你仍然很难准确到达。

云20编队(王淼拍摄)

龙逸飞的运输梯队是第四梯队,陈刚的支援和保障梯队是第五梯队。每次我们一起练习,龙逸飞都兴奋地听到电台报道支援队的到来。

龙逸飞:两个人同时参加游行对一个家庭来说是极大的荣誉。每次我听到他们的支持团队来了,我都特别兴奋。尤其是听到他的声音后,我好几次在心里想他在我们身后,不能放松。

陈刚和他的家人

陈刚的孙子和龙逸飞的儿子今年5岁。在这样一个飞行员的家庭中长大,孩子们从小就对军装有着特殊的爱好,也在他们心中植入了成为飞行员的梦想。

我说你长大后想做什么,他说我长大后想当解放军,我说你长大后想当飞行员,我说你看,你曾祖父是飞行员,你曾祖父是飞行员,你父亲是飞行员,好吧,那就问他长大后想做什么,我长大后想当飞行员。

云20组滑出(叶桂彤照片)

2003年,陈刚的父亲陈景堂去世。当陈刚在飞行学校再次打开父亲写给自己的信时,他不禁感慨万千。

我父亲去世后,我包装这些东西时看了看。那时,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和一个老飞行员有着同样的情感。我只能希望他能在天堂看到这一切,看到我们与他不同。

云-20被正式阅读(孙莉)

记者:聂洪杰、许开岳、曹然

北京11选5 江西快三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