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时事 > 一人领衔建设17座长江大桥——记中交二航局“建桥明星”杨志德

一人领衔建设17座长江大桥——记中交二航局“建桥明星”杨志德

日期:2019-10-22 19:35:17    阅读次数:106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新华社武汉10月8日电:一人牵头建设17座长江大桥——记中国交通第二航务管理局“建桥之星”杨志德

新华社记者李劲锋

天色微亮,60多岁的杨志德去胡同长江大桥工地检查施工进度,并进行例行的水上检查。他平均每天至少走4公里。杨志德在这种工作状态下已经40多年了。

从木工到退休,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航务管理局顾问、胡同长江大桥项目经理杨志德参与了17座长江大桥的建设,多次创下世界纪录,成为业内著名的“桥梁建设者”。

杨志德1954年出生于安徽广德的一个偏远山村,他挖了煤,开采了矿石,砍了木头。1978年,杨志德毕业于重庆航空工程学院水利工程专业,进入中交第二航务管理局第四公司,担任木匠、材料工程师和水利工程师。

年轻时,杨志德被训练得不怕困难,并且“头脑清醒”。有一次,冬天,在齐腰深的刺骨河水中,他带领工人继续施工一个月,留下风湿性坐骨神经痛。还有一次,我和同事一起扛着栏杆,摔倒了,伤了头。我缝了7针。第二天,我的头被厚厚的棉帽包裹着,继续干燥。

"在建筑领域,苦难可以磨练一个人的性格."杨志德说道。

在土木工程领域,大型桥梁因其复杂的机械结构而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杨志德参与大型桥梁建设一直困扰着他。

1995年,江阴长江公路大桥建成,这是第一座跨度超过1000米的超大型钢箱梁悬索桥。杨志德担任某标段项目部副经理。自从他带领施工队来到施工现场,各种各样的难题就浮现在他的脸上。

施工现场早期缺水,烧开的水很可疑。钻孔灌注桩和钢套管经常遇到技术难题,设备采购资金不足也减缓了施工进度。在他们负责的锚地施工期间,由于早期沉箱施工企业的施工期严重延误,负责上部结构的英国承包商声称,对锚地竣工延误每天罚款80,000美元。

举起一杯深棕色的茶,一饮而尽。杨志德提高嗓门喊道:“把它喝光,你就会成为英雄!下去就是胜利!”他解决了技术问题,并逐一询问了交通部派出的桥梁专家组的专家。当他缺钱的时候,他拿出他的单位和房产去银行申请抵押贷款。他还放弃了春节假期,连续24小时顶着风雪工作,迫使8个月的施工期提前4个月完成。

杨志德应邀在江阴长江大桥开幕式上上台。因此,中国桥梁建设的大舞台上增添了一股新的力量。

在接下来的20年里,杨志德领导了16座长江大桥的建设,包括润扬长江大桥、安庆长江大桥、南京长江三桥、上海长江大桥、台州长江大桥、胡同长江大桥。许多桥梁业主单位任命杨志德为项目经理。

提高效率、缩短工期是杨志德的“独特技能”。杨志德带领团队提前一年完成润扬长江大桥,工期三年。当时,世界第三大跨度斜拉桥南京长江第三大桥提前22个月建成通车。

“桥梁是公路或铁路的控制项目。如果提前一天建成通车,人们可以提前一天享受出行的便利。”杨志德说,然而,提高效率和提前完成项目不能鲁莽,必须依靠技术研究和创新。

由于河流汛期水位上升,桥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将受到很大影响。有些桥梁工程只能在汛期关闭。在南京长江第三大桥建设中,杨志德在北主塔建设期间启动了长江洪峰时期的“无桩防洪”,实现了汛期顺利施工,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施工现场,杨志德的“挖”是众所周知的:钢筋笼以可拆卸的方式支撑钢筋进行回收;杜绝在施工现场使用一次性塑料饭盒,减少清洗人员,节约成本;交通船舶计划在不同时间全面运行,大大提高了利用率。

为了提前工期,我们不能降低质量标准。江阴长江大桥主塔拱顶浇筑即将结束时,混凝土泵突然出现故障。早期浇筑的混凝土凝固,导致后期浇筑的混凝土之间出现缝隙。传统上,此类裂缝可视为施工缝,但可能会影响桥塔的应力。

“工期延误可以抢回来,质量下降可以抢回来?那是犯罪!”杨志德毫不犹豫地组织数百名员工凿出300多立方米已经浇筑好的混凝土,并再次浇筑。经过与工作人员24小时轮班工作,延迟半个月的施工期终于恢复并按时完成。

六十多岁的杨志德仍在桥梁建设的前线作战。“中国的快速发展对桥梁建设产生了巨大的需求,这是每个中国桥梁建设者不断突破自己的舞台,为公众和祖国服务的机会。”杨志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