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娱乐 > 陈平原:晚清科学小说为何先天不足|嘉宾新著先睹㉙

陈平原:晚清科学小说为何先天不足|嘉宾新著先睹㉙

日期:2019-11-06 19:23:01    阅读次数:4741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文慧演讲厅是热点问题的学术解释平台,迄今已举办了137场会议,汇聚了270多名各界精英和学术领袖。2019年《贵宾先看新书》节选自2018年7月至2019年底学者和贵宾出版的新书、序言和主编,该书称,展示了学者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展示了新时期的文化自信和中国实力。该项目将于7月13日至12月份运行,每周2-3次。从7月到8月,共发表了22篇文章,13篇将于9月发表。

昨天的西风向东飘去,回顾了为什么在晚清的同一光年之间修建这条铁路花了20多年的时间。这是由北京大学博雅教授出版的陈平原新书《左右手的历史与西学东渐》。这本书是作者研究晚清画报的综合性著作。通过10篇独立但内在关联的文章,生动地再现了晚清画报的丰富多彩的特点,有300多幅现代启蒙、传播新知识、传教士、妇女研究、科幻小说等内容的图片。尤其是平面叙事有了新的探索和发现。本文摘编了香港版序言和第三章“从科普书籍到科学小说”。

《左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魏春主编,三联生活、阅读与新知识书店出版,2018年10月,售价88元

[港版序言节选]

“从左到右的历史”:

寻找画报十余年,重塑晚清影像叙事习俗

《画报启蒙》社论发表于1895年8月29日的《申报》。本文对画报意义的论述在晚清非常具有代表性。总而言之,只有以下两点:第一,图像可以加深书籍,第一,图片便于读者接受。“古人也学过,会左右历史。如果一个人学习真诚,不读古代和现代的书籍,仅仅拓宽自己的才能是不够的。对古代和现代图片的未知检查不足以证明书籍的准确性。书籍和绘画是由固体材料制成的,不可忽视。”这一点,郑松乔早就预先宣布了,平易近人的鲁迅也有相当精彩的补充解释。晚清人更成功的论述还在于如何通过简单易懂的画报真正实现人们渴望的“启蒙方式”。

在过去的15年里,已经出版了4000多幅书面图像,并因关注时事和传播新知识而闻名。这种理想的情况确实很少,但也很少。我们在这里谈论的自然是《点石斋画报》。“世界上有些人不会看日报,有些人不喜欢看画报。”但一百年后的今天,《点石斋画报》确实成为我们了解晚清社会生活乃至“时事”和“新知识”的重要史料。

本书的工作目标是:描绘晚清画报的“前世”,展现其“万种风情”,探索这种“多彩”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

我所关心的是,以图像为主体的叙事和以文字为媒介的叙事之间是否有任何联系,它们是否能够相互沟通和补充。作为一种文化选择,“意象叙事”将在20世纪中国文化史上发挥巨大作用。

随着中外学术界兴趣的急剧增加,一些晚清画报被影印出版。但是如果你想知道整个画面,你仍然必须像傅斯年说的那样:“上面,他搜索了绿色的虚空,下面,黄色的泉水,用你的手和脚去寻找东西。”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有机会在世界各国的图书馆里四处寻找那些黄而脆的晚清画报。我非常高兴。即使我很努力地寻找,我能读到的晚清画报的数量仍然非常有限。有些人只听到声音,而没有听到人的声音。有些甚至出现了,龙看到了头,但没有看到尾巴。1997年春天,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找到了1907年在北京出版的《伊桑画报》。那时,我认为这很正常,只是做笔记和复印几页。当我回到北京时,我确信国内没有一家图书馆藏过这本杂志。我请人代表我复制它,但是无论如何,它再也没有被发现。

最后,提供了一个有趣的绘画史。光绪四年一月七日(即《典史斋画报》成立前六年),英法使节郭松涛在听了关于《画报》历史和制作方法的演讲后,做了如下记录。

有三种描绘方法:铜、石头和木头。铜板价格很高。石板可以追溯到1830年,价格低廉且经济实惠,因此最近被广泛用于印刷和绘画。木板由黄杨木制成,用螺丝夹连接。它可以被分割,然后封闭。收集东西特别容易。它是伦敦画报特别使用的。所有国家都派画家来复制和绘画这部小说。......跟随伦敦画报的“小龙虾”。与《伦敦画报》相似,有“机器”报纸、“泛区”报纸和“范尼塔菲亚”报纸。或者是详细的艺术品,或者是主要的讽刺,或者是画名人雕像,其意图也是不同的。

第一个谈论《泰西画报》的中国学者是郭松涛,他热衷于接受西方文化。虽然这个小小的发现与整体情况无关,但它让我骄傲了好几天。

-香港中文大学招待所,2008年5月12日

(本文第一期为香港联合出版公司2008年版《左右学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这本书有五章,新书有十章。)

第十八期《时事画报》第四年的封面

[文本摘录]

为什么晚清的科幻小说和科学意识变得“日复一日失调”?

谈论晚清科学小说创作最直接的方式无疑是概述儒勒·凡尔纳(1828-1905)进入中国,因为它的早期介绍和大量翻译。表面上看,凡尔纳的《80年代游记》是在1900年翻译和引进的。1902年,《新小说》杂志倡导“哲学科学小说”,即“用小说专门发明哲学和哲学”。到1904年,中国人创作的科学小说《月球殖民地》(Moon Colony)登上舞台,相差近四年,符合从“接受”到“模仿”,再到“创造”的一般规律。

然而,基于“科学观察”,它不是中国作家的导演。在晚清幻想小说中,飞行形象经常出现,被视为“科学”力量的象征。在我看来,翻译小说只是获得这种能力的一种方式,而不是最重要的方式;晚清出版的海外游记,以及各种热衷于介绍西学的报刊杂志,在发展作家的知识、激发他们的兴趣、激发他们的想象力方面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1904年的科幻小说《月球殖民地》讲述了用袖镖营救李宗的办公室

1910年以前以“飞车”为主题的科学小说

20世纪10年代以后,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中国人眼界的开阔,这里选取了1904年至1909年出版的几部科学小说来描述中国人对本世纪初中“飞车”的想象。这里强调的是,作家在“科学”的基础上自愿驰骋“想象力”。

*新石器时代故事以贾宝玉的文明之旅为主题,崇尚科学。

黄江刁叟的《月亮部族》自1904年以来一直在《绣像小说》中连载。它已经出版了35次,至今仍未完成。这部小说讲述了龙花梦因复仇和谋杀而流亡东南亚的故事,以及他与乘气球从日本来的鱼台郎的相遇。然后,他和他一起环游世界,在纽约、伦敦、非洲和澳大利亚体验不同寻常的风俗。其中一个碰巧遇到了月球人,在月球世界梦游。这部小说的亮点还在于主人公乘气球回北京消除强奸和拯救生命,以及几个悲欢离合的故事。

吴任剑的《新石头故事》于1905年在《南方日报》连载11次,1908年上海改革小说学会出版了一本完整的小册子。与之前对《红楼梦》各种续集的普遍做法相反,吴把林黛玉和薛宝钗放在一边,谈论贾宝玉的“文明状态”和他与老少年坐快车四处旅行的经历。有趣的是,是甄宝玉用“经济词汇”劝诫他创造了令宝玉惊讶的“文明境界”。从未有过比这更彻底的推翻《红楼梦》判决的尝试。贾宝玉因其“空洞的愿望”而被嘲笑,而甄宝玉则因强调“经济”——当然还有“科学”——而受到高度赞扬。

上排左边的图片展示了“三大人才大会”中的“奇异乡村飞车”。右图显示了《山海经》中的“奇异的乡村飞车”。

下一排是《镜花缘》中的“周郭靖飞车”;右图显示了《新石器时代》中的“文明飞行器”

*许多小说表明中国有殖民地,宇宙飞船已经成为霸权的主要工具。

短篇小说《空战的未来》也赞扬了“科学”,发表于1908年的《当月的故事》。这是鲍肖天写的,他对翻译科学小说特别感兴趣。这部小说想象从20世纪10到30年代,欧洲国家争夺霸权,用飞艇发动空战。这部小说可能有一些原创内容,但它只穿插了几个字“此时我的中国也在地球上飞翔”。在晚清,打破“飞舟”作为“20世纪世界”的主宰,并将其与“殖民之地”联系起来是很常见的。另外三部小说,《新时代》(莲花阁的主人)、《飞行怪物》(甘若)和阏氏的《新野人启示录》,都把“飞行汽车”作为国家争夺霸权和人类拓展生存空间的主要工具。

经过一点安排,不难发现以下四个趋势。首先,“飞行车”变得越来越神奇。第二是“飞行器”已经从交通工具迅速转变为战争武器。第三,小说中的中国正在迅速变得更加强大,甚至“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他人”,使欧洲成为自己的殖民地。这种心态值得思考。第四,作家不再满足于表达“最准确的科学理论”,而是应该尽力传达“哲学中最崇高的思想”。不可避免的结果是科学小说和政治小说相结合。

《新时代》、《飞行怪物》和《新野人揭秘》都以《飞行汽车》为主题。

海外游记中的“气球”成为主角

海外旅游是晚清文人获取政治、地理和科学知识的重要途径。光绪四年,总理的国家事务政府下令“出访各国的大臣应随时查阅和发送日记”除了向总理办公室提交这些日记之外,其中许多日记还公开发表,可以作为文章阅读。对于不承担使者重任的文人来说,他们的海外经历记录更是有意为之。总的来说,气球似乎满足了中国文人的好奇心。

*气球出现在1878年的巴黎博览会上,法国的黎庶昌参赞写了《个人纪事》

1867年,王韬和位于西方的香港英汉学院院长詹姆斯·莱格一起在欧洲生活了两年多。他题为《创造奇迹》的书《带着记录漫游》第二卷提到了气球,这些气球将在未来引起中国的极大兴趣。王涛对气球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他在对英国人对实践研究的重视和对修辞学的重视,以及他们对天文学、电学、气动、光学和化学的介绍进行一般性评论时,顺便提到了气球。几年后,有幸目睹巴黎公社起义的张得一更详细地描述了装有数千英里镜子的气球是如何“俯视天空”并具有“利用差异、监视军事情报、乞求救援等功能的

王和张对气球的描述相当笼统,可能都是道听途说。1878年,巴黎举办了一次展览,展出了大气球。第二年,气球变成了一种娱乐工具,游客只要付10法郎就可以在周日“坐起来”。当时,驻法大使馆参赞黎庶昌终于有机会体验“高飞”的状态。回来后,施立兴奋不已,在他的《西方杂志》中用了近2000个字来讲述“轻气球”这个话题,并详细介绍了气球的形状和各种配件。施立没有描述他在空中的感觉,这可能是因为他被提升时发烧和头晕。李参赞仍然不满意,他计划在不到一月的时间里“借此夜晚再次升起”,但不幸的是气球破裂,不得不放弃。

时任法国大使馆参赞的黎庶昌在巴黎拿了一个气球后,在《西方杂志》上写了《轻气球》

*康有为也骑着气球。桐城派薛福成的作品栩栩如生,飞艇就在眼前。

1904年,康的流亡家庭终于能够“乘风而上”。从2000英尺的高空俯视群山和世界,姜的复杂心情促使他创作了《巴黎气球之歌》。他唱着关于气球的歌,预言道:“这将是一百年后的大事!”事实上,仅仅十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飞艇参与了大量的战争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相对而言,擅长“西化”、“造才”的薛福成更早意识到“云游”在军事史上的意义。早在1890年,石雪就断言未来的空战是不可避免的。

石雪的《驻英、法、意、比外交使团日记》根据他的《共同规则》特别关注这个具有巨大发展前景的气球。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石雪将气球和飞艇的研究进展记录在日记中,准备提交给总理政府。例如,光绪十六年(1890年)6月11日的日记记录了英美打算合作制造航天器的消息,并简要描述了其设计方案。

根据光绪十六年闰二月二十四日的日记改写的石雪巴黎名画,常被誉为桐城文学流派的一篇名画。以桐城的写作风格,他记录了西学东渐和军备,以及石雪的外交使团日记,从而更加彰显了他的精神。让读者像以前一样感受飞艇。将这段文字与同时出版在《典史斋画报》上的《穷途末路的飞舟》和《顺风航行》相比较,石雪的写作风格是生动的。然而,这似乎也预示着晚清桐城文章“复兴”的命运——实际上最恰当的说法是桐城文章介绍和传播西方学术,在训练和理解方面优雅温和。

桐城派代表薛福成写的《赴英、法、意、比外交使节日记》极其现实。

早期报纸中的“飞车”

就晚清思想文化界而言,广大读者对西方政治和科技的理解大多来自各种报刊杂志。传教士经营的报刊在传播科学知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西新闻:传教士丁韪良赞扬欧洲不惜一切代价探索科学的精神

1872年在北京出版,中国和西方已经开始报道神秘的气球。23日(1874年),该杂志的主持人威廉·丁韪良写了本书《飞行汽车测量天空》作为例子:首先,它不被用作游戏工具,然后它被用来测量天气,这有助于检查东西。或者监视敌人的情况并使用军事战术。或者从围攻中,乘以超出敌人阵营,使内外声音消耗相通,就是知道气球飞行器在使用中的巨大好处。

六个月后,丁韪良也报道了“飞车坠入大海”。当“飞天车”未能升空时,法国国王听到了,并赞扬了遇险的人们。作者发挥了一点作用:“我认为禁止这种危险行为是恰当的。现在我想奖励他们更多,所以我知道他们有多好奇。”支持整个科学和探索的是这些“好奇心”,而不是任何特定的功利目的。这种不顾生命危险致力于探索自然奥秘的精神在当时的普通中国人中是缺乏的。传教士丁韪良不仅要防止读者反感,还要表现出他的欣赏立场。他的意图很好。

《中西新闻记录》并出版了《飞行速度测量天空》

*格致简编:约翰·弗莱尔(john fryer)建立了“问答”等程序来启发平民百姓。

1875年,“中西新闻记录”停止运作。次年2月,英国约翰·弗莱尔(john fryer)编辑的《格致》汇编在上海出版。该杂志英文名称为《中国科学杂志》,是中国最早的科学杂志。《格致简编》的出版持续了七年。它在晚清知识分子接受西学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许多人称赞它。梁启超于1896年在他的《西学书目》中发表了《读西书》,高度赞扬了第二期。

教科书《格致简编》并不深奥,但包括《吴歌杂说》和《自然历史新闻》等,专门介绍新颖有趣的科学知识。至于“问答”栏目的设立,则侧重于科学知识的普及。可以看出,它的“平民心态”——确切地说,应该是启蒙者的“平民态度”。但这一传统是从“中西新闻记录”继承而来的。后来者对格致的介绍比先行者更深,这是学术发展的必然结果。值得一提的是,附有图片的《在光气球上》(On Light Balloons)也在葛芝收藏第一年的第三卷出版。然而,由于它更加强调系统和知识的有用性,它显然对气球升空后的冒险故事不感兴趣。

美国人约翰·弗莱尔(John fryer)负责在《书信集》中以相互回答的形式介绍西方科学技术

*《世界公报》:高度重视引进西方科学技术,铁路、造船、采矿和火炮系统受到特别关注。

晚清学者了解西方知识的另一个来源是更著名的《世界公报》。美国人林乐志创办的《中国环球》杂志于1883年停刊。1889年复刊后,改为月刊,成为广州学院的机关刊物,直接影响到参加1898年改革运动的一代人的政治倾向和知识结构。《世界公报》涵盖政治、时事和科学技术。它还注重“团结”与“国家事务”之间的联系。它经常有“道气论”或“中西之辨”。然而,《世界公报》仍然重视对西方科学技术发展的介绍。特别是“各国最近发生的事件”一栏主要致力于科技信息的发布。铁路、造船、采矿、炮兵等。,由于其在整个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中的特殊地位,自然受到特别关注。但是气球偶尔会引起人们的兴趣。

《国际公报》杂志由美国乐至创办,重点介绍西方科学技术。

*西方学习通常被忽视,科学杂志《科学世界》别无选择,只能设立一个科学小说专栏。

20世纪40年代,自晚清以来一直积极参与科学小说翻译和创作的鲍肖天在《我与杂志圈》中表达了极大的情感:在中国杂志中,最发达的是文学杂志,最不发达的是科学杂志。这表明中国是一个科学落后的国家。

很可能是因为中国人对西学漠不关心,他们才逐渐转向“纯文学”杂志。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五四运动。世纪之交的许多科技期刊都附有小说或诗歌。它甚至似乎设立了一个像“科学世界”(成立于1903年)这样的小说专栏,并规定“那些与科学无关的人将不会被记录下来”。因此,自然科学小说属于。事实上,《科学世界》中连载的是从日语翻译过来的科学小说《蝴蝶学者之旅》(A Journey of蝶形书生)——也许是巧合,“飞行器在风中流汗”,还有“月球旅行”和“火星初航”,这也是本书的主要目标。

《电石斋画报》中的“飞天车”

在《中西新闻》等期刊上发表的关于西方科技发展的专栏文章大部分都是直接从西方报纸上翻译过来的,属于大众传媒中的“科学知识”。它也起源于西方新闻,但传播范围更广。晚清时期,仍有《典史斋画报》。这是普通公民接受西方文化(包括技术)的一个重要环节。

《典史斋画报》于光绪十年(1884年)首次出版,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停刊

*已连续出版15年,为中国人民了解西方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有16幅飞艇画。

《点石斋画报》创办于1884年,从1898年底开始连续出版15年。它对公众的影响不可低估。讨论晚清中国对西方文明的惊愕、兴奋和误解,《点石斋画报》无疑是最好的材料。在《点石斋画报》中,气球和飞艇是描述的对象,迄今为止已经发现了16个。

这里,以金灿祥的绘画《奇妙的飞行器》为例。这幅画的基本构图应该有它的起源,而文字应该更好地发挥它自己的作用。然而,目前无法证明画家是该作品的作者。这篇文章非常善于转换和组合,可以被解读为一篇“科学论文”。《电石斋画报》对气球和飞行器的描述都包含一些科学知识(如结构、飞行速度、装载能力、操作方法等)。),这是后来小说家驰骋想象力的基础。然而,批评者的意图不是审查历史事实,而是说明科学技术的迅速进步。

几乎所有听到、见到或亲自登临气球(飞艇)的中国人,马上联想到的是中国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