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汽车 > 山东必威-党中央“一号机密”保管人陈来生:上海街头经营面坊掩护身份

山东必威-党中央“一号机密”保管人陈来生:上海街头经营面坊掩护身份

日期:2020-01-11 16:47:57    阅读次数:1782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山东必威-党中央“一号机密”保管人陈来生:上海街头经营面坊掩护身份

山东必威,1942年夏,在上海成都北路972弄3号,新开张了一家“向荣面坊”。面坊的老板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名叫陈来生。他精明能干,总是一张笑脸迎人。白天,陈来生在店里做面、卖面,一到晚上,就偷偷跑到城郊,还多次秘密穿越日军的封锁线。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万一被日本兵发现,随时可能被抓、被杀。陈来生一个小生意人,为什么要去冒杀头的危险呢?

成都北路972弄3号

陈来生本姓甄,出生于上海,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为了秘密工作的需要,他改名陈来生。当时,他对外的身份是“向荣面坊”的老板,而在党内,他的真实身份是党中央“一号机密”的保管人。

陈来生

党中央的“一号机密”究竟是什么?它是我党的第一座中央级秘密档案库,囊括了我党从1921年诞生起的,两万多份重要文件。其中,有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党中央的会议记录;有党中央和各地党组织之间的指示和报告;有苏区和红军的军事文件;有毛泽东、周恩来的手稿,还有革命先烈的遗墨、照片等等。这些宝贵的材料一旦有任何闪失,必会对我党造成致命打击!

接管中央文库时,陈来生只有23岁,是历任保管员中最年轻的一位。为了掩护身份,陈来生向岳父借钱,开了这家“向荣面坊”,在店面的楼上,陈来生还专门建了一间阁楼,砌了夹壁墙来存放中央文库的两万多份文件。

陈来生晚年

不过,陈来生的“向荣面坊”,不光是掩饰身份的,还要实实在在做生意维持生计。因为他最初接管中央文库时,他的上级——中共中央社会部上海地区负责人、八路军驻沪办事处情报系统负责人吴成方就告诉他:党组织现在也很困难,你要自己设法解决经费问题。

吴成方

当时日本人搞经济封锁,严禁城乡物资交流,陈来生根本买不起城里的高价面粉。为了维持面坊的切面生意,他只能到郊外去购买便宜的面粉,再运回市区。像他这样跑单帮,要秘密通过日军封锁线,万一被日本兵发现,被抓、被杀都有可能。但是为了维持面坊的经营,筹措经费,陈来生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来回奔波。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完成情报工作,吴成方还与陈来生一起建立了一座秘密电台。这样一来,陈来生不仅保管着中央文库,同时还要负责秘密电台。

有一次,电台的一个元件坏了,需要立刻更换。陈来生就向吴成方汇报,说要到电台技术员袁国栋家里去拿元件。这个时候,天已擦黑,陈来生借着月光,急急忙忙地赶往霞飞路。

上海霞飞路(今淮海中路)

到了袁国栋家楼下,陈来生并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站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袁国栋房间的窗帘缝隙中,漏出一线灯光,他断定袁国栋在家,而且四周也没有可疑的人。正当他准备拔腿上楼时,身后突然有人拉着他的衣服猛地一拽,陈来生回头一看,才发现,拽住他的人正是吴成方。

原来,因为最近风声很紧,吴成方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陈来生一个人去取电台元件。于是他乔装打扮,跟上了陈来生,暗中保护。

他对陈来生说:“先不急着上楼,看看动静再说。”两人观察了一会,好像没什么动静。吴成方决定,让陈来生在楼下把风,他自己去楼上。但陈来生坚决不肯让吴成方冒险,说:“你在这看着,我上楼!”说完,陈来生就冲进了房子。让陈来生没想到的是,他一敲开门,屋里就冲出几名日本宪兵。

日本宪兵(日本摄影师摄于上海)

原来,袁国栋已经被逮捕,日本宪兵正带着翻译在他家翻找东西,来取电台元件的陈来生,正好撞到枪口上了。陈来生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可是他身后还藏着中央文库啊! 怎么办?陈来生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思考对策。他是如何成功逃过这一劫的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湖北卫视大揭秘”头条号!

安徽快3